王錫良

 工藝大師     |      2018-11-29 16:34:26
    王錫良,原籍安徽省黟縣,1922年2月生於景德鎮。系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中國陶瓷美術大師,其幼年家境貧寒,12歲輟學隨叔父王大凡〈“珠山八友”之一,景德鎮陶瓷美術名家〉學繪瓷畫。1952年進入景德鎮美術合作社,2年後轉入景德鎮工藝社,隨後進入輕工業部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從事陶瓷美術創作、研究。王錫良1959年被景德鎮市人民政府首批授予“陶瓷美術家”,1979年被輕工業部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為景德鎮市首位獲此殊榮者。1987年被評定為高級工藝美術師職稱,2010年被大瓷網&大陶網藝術家資料庫收錄為陶瓷名家、1992年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 殊津貼”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景德鎮書畫院院長。
    王錫良,男,原籍安徽省黟縣,1922年2月出生於景德鎮。中國首席工藝美術大師(1979年第一屆當選)、中國瓷壇泰斗.其幼年家境貧寒,12歲輟學隨叔父王大凡(“珠山八友”之一,景德鎮陶瓷美術名家)學繪瓷畫。1952年進入景德鎮美術合作社,2年後轉入景德鎮工藝社,隨後進入輕工業部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從事陶瓷美術創作、研究。王錫良1959年被景德鎮市人民政府首批授予“陶瓷美術家”;1979年被輕工業部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為景德鎮市首位獲此殊榮者。1987年被評定為高級工藝美術師職稱,1992年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景德鎮書畫院院長。其先後任景德鎮市美術工作者協會主席、景德鎮市政協第四、第五屆委員、第六屆常務委員。中國陶瓷美術館名譽館長、昌南書畫院名譽館長。
    2012年7月24日,中國陶瓷美術藝術類榮譽與職稱高級人才為慶祝第四屆中國陶瓷美術藝術類榮譽與職稱高級人才頒證儀式、中華瓷藝六法、江西省高級陶瓷美術師培訓班、中國陶瓷元素代碼認號編制啟動等多項文化藝術活動在天鵝湖賓館舉行。景德鎮陶瓷泰斗、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王錫良先生接受和通過了提名、醞釀,當代第一位中國陶瓷美術大師榮譽資格認證。當主席團成員、著名詩人,中國陶瓷美術認證專家將中國陶瓷美術大師榮譽證書頒發給陶瓷世家代表王璜先生時,會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王錫良先生身體力行,學習進步的大師風範,讓陶瓷美術廣大同仁備受鼓舞。
    王錫良13歲時隨叔叔王大凡學藝。王大凡乃珠山八友之一,他的粉彩人物畫首屈一指,在景德鎮影響巨大。1915年,他的作品《富貴壽考》獲巴拿馬國際工藝品博覽會金獎。王錫良說:“我14歲時在筆筒上仿叔叔的仕女圖《西施浣紗》,這個筆筒賣得2元大洋,我興奮不已。叔叔見我有天賦,便用心教我。最早教的是《聞雞起舞》與《陶侃運甓》二塊瓷畫,並作‘繪畫生涯,自甘淡泊;陶人事業,首要精勤’聯鼓勵我。我以此作為座右銘,警誡自己。”五十年代中期,當時陶瓷研究所中有“珠山八友”尚在世的兩位王大凡和劉雨岑以及譽稱“青花大王”的王步以及景德鎮瓷畫前輩徐天梅、熊夢麟、章鑒等,王錫良常與他們在一起,耳濡目染,受益良多。他的墨彩瓶《東山行樂圖》便是力作。蒼勁的松樹,風雅的人物,乃至人物那飄逸的衣褶,紋理清新,氣韻渾成。
    王錫良後來受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梅健鷹教授之影響,注重素描寫生,畫風大進。在寫生途中,有時會遇到林風眠等高手,王錫良便不失時機地請教、切磋。最難忘的一次是,他見林風眠在兩塊瓷板上畫《武松殺嫂》,一塊乃武松舉刀,另一塊乃潘金蓮下跪,林風眠用寥寥幾筆將潘金蓮衣裙勾出,那風騷而可憐的潘金蓮形象躍然而出。王錫良說:“那簡筆的魅力使我終身難忘。”我頓時明白了王錫良繪畫由繁到簡的變化緣由。
    然而,接近成功,則意味藝術生命停滯不前。他在不滿足中困惑,在困惑中思變。此時,中央工藝美院梅健鷹教授來景德鎮講學,給他帶來了從未有過的清新之風,給予頗多藝術啟示。
    他中年變法,從繪畫基礎入手,練素描畫速寫,深入生活,師法自然,博覽眾長。涉足景德鎮的鄉間林野,遠遊祖國名山大川,收集了豐富的第一手畫稿,開闊了視野,拓寬了思路,豐富了創作源泉,不斷推出新作。
    在50多年陶瓷藝術作生涯中,王錫良以山水、人物畫最為擅長。他的作品大處作眼有氣勢,小處觀之有意味,因善畫中國畫,刻意在陶瓷作品中揉進中國畫講求神韻、計白當黑的形式美感。
 
    王錫良的作品,講究立意,注重裝飾,追求靜水流深的藝術效果。其用筆繁簡有度、設色清雅豐潤、構圖巧妙自然。大師就是大師,他要做的,只是將越是深奧、高難度的藝術表現形式,就越是生動形象,簡單易行的表達出來。畫人物,往往習見精雕細作,但王錫良畫中,卻不側重臉形,鼻子,眉毛等處.因為他認為,這些是繪畫中最沒有表現力的地方。同樣,複雜的襯景,也是畫蛇添足。需要表現的只是整體畫面的輪廓,無須繁縟做作,因為王錫良想要表達的是一個自我意識的的形象而非以第三者視覺而形成的感官形象。王錫良筆下的人物,素素的,淡淡的,沒有濃妝豔抹,倒顯出一副小家碧玉的樣子,也印證了他內心深處一直以來的一種想法:最美既是簡約。當除去臃腫的堆積,剝離繁瑣的多餘,在飄飛的樹葉中,在肆虐的寒風中,一道流雲,一棵古樹,一輪明月,一襲舒暢的衣裙,一頭娟系的秀發,無拘無束,率性而真誠,無不訴說著簡約的素面風骨,看似平淡無奇卻蘊含著雅致的情懷。
    欣賞他畫作時,“簡約”是一種審美情結。它簡潔,單純,婉約,不加綴飾,不復色彩,天然成趣,流暢明快。在藝術和畫面結構上,是一種簡潔明朗的風格,體現了他回歸自然,返樸歸真的藝術表現力。人物服飾同樣也因簡約而素美,在秀氣中突出個性而不張揚,在文靜中隱含著浪漫而不遠離生活。注重那種含蓄的美,展現自然恬靜的感性韻味。在王錫良簡約的營構環境中,給您帶來的是一種藝術的享受和精神的陶冶,讓繁忙的您在他的畫作中得到放鬆,找到溫馨的感覺。這也正是王錫良人生的寫照。簡約是他那種透露的風格,純厚、素雅的韻味,是一種於渾然朦朧中顯示整體力度的超脫境界,一種饒有現代繪畫的超前意識。這在“簡約”中表現的淋漓盡致。簡約也是王錫良的生活態度。拒絕精雕細刻,遠離繁文縟節,厭惡濃妝豔抹,不計較閒言碎語,不拘泥陳規陋習,不在乎無聊的聒噪,不理睬庸俗的眼球,始終保持著清新素樸的心態,以不變應萬變。生活清淡但精神豐滿,深居簡出但思想敏銳,衣著樸素,卻才高學富。
    簡約是王錫良寬廣的胸襟。崇尚簡約,舉手投足顯得大氣,點點滴滴簡潔明快、博大精深,擁有曠達的、閒適的、與世無爭的儀態;是信仰的風範和堅定的守望者。始終保持著沉穩而內斂的平民化的心態,使其品位與格調在不經意中得到提升;蔑視功名,拒絕利祿,透徹的理解人生的真諦。在物欲橫流的社會上,入而能出,往而能返,何其自由、暢快、遊刃有餘。簡約並不簡單,相反,是一種更深廣的豐富,寓豐富於簡單之中。只有內涵深厚的事物才具備簡約之美,貧乏和蒼白是沒有內涵的簡單,絕不是簡約。簡約也不是寒磣,他蘊涵著無限美妙的想像空間,是精悍而嫵媚、眩目而燦爛的浩瀚的精神世界。這種簡約,需要一點放棄,一點執著,所謂大象無形,大音聲稀,大智若愚皆是也。同樣在欣賞王錫良的畫作,需要一點理解,一點領悟,一點靈性,一點曠達,更需要一種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情懷。
    他先後創作的藝術作品主要有:粉彩《採茶撲蝶》圓盤、《西江月·井岡山》詞意浮雕〈合作〉、《太平窯》年畫、《歲朝圖》茶具、《荷葉》茶具、《革命搖籃井岡山》大型壁畫〈懸掛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江西廳〉,粉彩《明月松間照》、《黃山》大型壁畫、《十裏春風》壁畫(合作)、粉彩《春鳳拂欄露華濃》瓷瓶,分別獲得 國內各級專業獎。並在《美術》雜誌、《人民日報》、《解放日報》、《江西日報》、《文化與生活》等報刊發表介紹。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蔡若虹先生,稱王錫良的大型壁畫作品“氣勢磅礴,有傳統功力,可與陝西版畫比美”。《景德鎮陶瓷藝術名人彔》、《景德鎮國畫選》、《中國美術辭典》、《中 國當代工藝美術名人辭典》、《瓷都藝星》均對其藝術傳略和作品專題評價。
    2013年8月24日,王錫良作品在石家莊市博物館展出。
    2009年在景德鎮舉行的秋季國際藝術陶瓷拍賣會上,王錫良的作品《黃山四千仞》粉彩瓷板畫最為引人注目。拍賣中,該瓷板畫以三百萬起拍,最終以六百八十萬落槌,加上傭金最後成交價為七百八十二萬,買主是手持一百三十七號標牌的中年男士。《黃山四千仞》高一點二米,長兩點七米,裝裱在黃色實木架上,粉彩瓷描寫黃山奇峰異景,古樹森茂,雲海浩渺。瓷板左邊題有李白遊黃山時的名詩:“黃山四千仞,三十二蓮峰。丹崖夾石柱,菡萏金芙蓉。”
    在創新方面,王錫良堪稱典範。他早期便開始利用油料的流動創作過《黃山圖》,在一件《停琴待月來》的瓷瓶中,撫琴昂首的人繪在一面,而月亮則在另一面,在構圖中便是一種非常大膽的創新。
    有人發現,很多人在很多場合中所畫的很多畫面都有著很多的相似甚至是完全相同。而細心的人又發現,不管在什麼活動中,王錫良所創作畫面從來沒有過重複。據我所知,王錫良每次接到參加交流筆會活動的邀請,在答應之後,便會開始思考畫什麼,怎麼畫等問題,有時會翻閱舊時的寫生本,以期從中尋找靈感。
王錫良至今沒有出過作品專輯,他自己給出的理由有二:沒有收集資料和感覺不夠格。前面的理由便是創新者的作為,正如有句話叫“美好是無視美好的逝去”,後面的理由是他一慣的謙虛美德。但我們在外界零星編輯的各類作品集中,如果不是同一件作品被重複刊登的話,同樣找不到王錫良的重複作品。
    人品如藝品,藝品如人品。品行是衡量一個藝術家好壞的非常重要的標準,這決定他對社會產生廣泛影響的一面。抗日期間,一大批藝術家表現出了令人敬仰的品行:看似不問政治的齊白石,在日本侵略軍送去烤火煤以示“關心”時斷然拒絕,並絕不和日本人打交道;黃賓虹以死抗拒日本侵略軍為他祝壽;梅蘭芳蓄須明志不為侵略者演出。
    處於太平盛世的王錫良,同樣從眾多細節中表現出了他高貴的品行:汶川地震、舟曲泥石流、玉樹地震和2010年7月15日景德鎮特大洪災,近兩年內,國內和我們身邊發生了數場災難,每次不論什麼單位開展賑災創作筆會活動,王錫良總是場場必到,一絲不苟,而且從不收潤筆費,數次將送到家中的潤筆退回。王錫良的對外聯絡主要由女兒王小鳳負責,王小鳳曾多次告訴外界,凡是公益的活動,只要父親能夠參加都一定參加。所以不僅僅前面所例舉的大災大難之時,包括街道社區開展一些活動,王錫良也每請必到。對此,王錫良曾多次表示,這是他作為一名藝術家應盡的社會責任。
    很多人都知道,王老夫人中風多年,不能行走,手持書本陪伴一旁、端碗執勺喂哺、牽被拽衣噓寒問暖是經常拜訪王錫良的人最常見的場景。在王老夫人住院期間,王錫良更是放下了手上一切事務,每天從早到晚在醫院陪護。愛家才能愛國,王錫良這種執子之手的真情,也是很多藝術家所不及的。
    在景德鎮,很多繪瓷之人都比較忌諱別人說自己是搞工藝的,這裏面有工藝品與藝術市場價格差距的原因。但王錫良卻不同,他曾不止一次地與人介紹自己不過是一個手藝人。這種難能可貴的自謙,與齊白石毫不諱舊式士大夫鄙視農民和百工之人而始終稱木工、木人,印章刻“木匠之門”“魯班門下”,常告之於人“餘小貧苦……朝為木工,夜則以松火讀書”非常相似。
    評判一個藝術家還有一個重要標準,那就是他對藝術教育所作貢獻的大小。
人們對徐悲鴻的評價之所以很高,其中主要因素就是他的藝術教育貢獻:擔任過中央大學美術系教授兼主任、中國美術學院院長、北平藝專教授兼校長、中央美院教授兼院長,而且,他的招生方法和藝術教育的基本設置方針,但對他的評價仍然很高,也是因為他是藝術方面的大教育家,主張“調和中西藝術”。此外,還有潘天壽等等。
    由於工作的原因,王錫良與藝術教育無關,授徒也不多,但他對陶瓷藝術的教育貢獻同樣不小,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熟悉王錫良的人都知道,不管什麼展覽——外來的、新人的、個人的、集體的,只要與藝術有關,王錫良都每邀必到。在遇到敬請點評時,他總是大量褒贊,偶爾提一點“如果怎樣怎樣或許會更好”之類的意見。這其實就是他站在教育的角度,用時下最被認同的鼓勵教育法在提攜扶持新人或者說是晚輩,讓人更加充滿信心繼而努力前行。這一點也體現在他平時與人交談、不拒絕與新人合影、常為新人題寫店招室名等諸多細節之中。
王錫良老師現已八十八歲高齡,他總是穿著一身大眾且略顯陳舊的衣服,一雙或布或涼的家穿鞋子,從不張揚,也不願別人為他作什麼“包裝”。他簡樸摯誠,虛懷若谷,雖然在瓷界德高望重,但從不擺大師的架子,每逢遇到一位新人,一件佳作,他便覺得自己的幼稚,總要找出差距,提升自己,在陶瓷學習中從不停歇。
上一篇:顧景舟
下一篇:張松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