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約翰博物館記憶體有保額為1000萬英鎊的名畫

 拍賣新聞     |      2018-06-20 17:12:19
     
      這件曾4.2萬英鎊成交的“卡拉瓦喬追隨者”作品後來被認為是卡拉瓦喬的真跡,價值可達1000萬英鎊。
 
  收藏家、藝術專家丹尼斯·馬洪爵士
  一幅作品以4.2萬英鎊成交。買家很快認定自己的新斬獲是卡拉瓦喬真跡,價值可達1000萬英鎊。而賣家為此捶胸頓足,並將為其做鑒定的蘇富比拍賣公司告上法庭。
  這幅作品的原主人是Lancelot Thwaytes,他從父輩處繼承了畫作。據悉,該作品是Thwaytes一位長輩在1942年購入的,當時的價格僅為140英鎊。
  Thwaytes將之送到蘇富比拍賣公司尋求專家鑒定。蘇富比專家認為它是一幅“卡拉瓦喬追隨者”的作品,所謂追隨者,“我們(蘇富比)的觀點是,一件以大師的風格創作的作品,可能是其同代人,或稍晚一代人的作品,但不一定是大師的弟子所作。”
  根據專家的鑒定結論,Thwaytes於2006年以4.2萬英鎊價格售出了這件作品。
  作品的新主人是著名收藏家丹尼斯·馬洪(Sir Denis Mahon),購進作品的第二年,他在自己的97歲生日之際向世人宣佈,自己收穫了一幅真正的卡拉瓦喬作品。他宣佈,這幅他以4.2萬英鎊撿漏得來的傑作名為《老千》(Cardsharps),價值可達1000萬英鎊。馬洪是義大利巴洛克藝術的專家,他曾經重新發現了卡拉瓦喬的作品《囚禁基督》。
  Thwaytes得知這一訊息,將蘇富比告上了法庭,認為後者未能確定作品的來源,未能盡到其專業責任。拍卖新闻
  “Thwaytes送拍的行為完全是根據蘇富比的意見做出的。因此,蘇富比應當對造成的損失負責。”Thwaytes的律師亨利·萊熱(Henry Legge)表示,“有證據顯示,如果這幅作品在2006年拍賣……它本可以以1000萬英鎊成交。如果再晚一些拍賣,可能價格會更高。”萊熱表示,事情非常簡單,即蘇富比方面沒有根據Thwaytes的要求進行分析和檢查。
  “他們將畫作還給Thwaytes先生,告知他已經做了X光測試,這並非卡拉瓦喬原作,但他們沒有做紅外成像,”他說,“當這件作品轉手之後,新主人將其清洗乾淨,送去做測試,包括紅外成像測試,最後結果顯示這是一幅卡拉瓦喬的真跡。”
  蘇富比方面否認任何“過失、原因、損失”,堅稱他們的專家對畫作進行了合理分析,進行了“所有必要的測試和關注”。
  他們堅稱這幅作品是“顯而易見的”仿冒之作,並表示不少卡拉瓦喬專家都支持這個觀點。
  目前訴訟正在進行中,蘇富比作品來源評估專家理查德·斯皮爾將在11月7日到11月10日提供證據證明這幅畫不是卡拉瓦喬的作品。
  買家丹尼斯·馬洪爵士於2011年去世,享年100歲。去世前,他將60幅義大利巴洛克大師的傑作捐獻給英國,包括這幅《老千》,他堅信這幅作品是卡拉瓦喬的真跡。
  而今,這幅作品被懸掛在倫敦聖約翰博物館(Museum of the Order of St John)內,其保額為1000萬英鎊。(藝術觀)